游戏正能量 揭密伊拉克游戏玩家生活

    |     2015年4月11日   |   游戏杂谈   |     0 条评论   |    695

  优素福·默罕默德说,17岁那年,他终于打死了4万名敌军——听到这里我就怕了。然而,这一幕从未发生在现实中,而是《战地》系列的虚拟世界。这一“丰功伟绩”一方面确实要靠天赋,但更重要的是,这个伊拉克小伙子对战场有一种特殊的亲切,譬如《战地3》的地图“断剑者行动”(Operation Swordbreaker),就发生在他的第二故乡苏莱曼尼亚(Sulaymaniyah),他是巴格达人,但在那里度过了少年时代——他熟悉那里的每一条街。

  一场绑架与一名玩家

  故事始于2006年,巴格达还经历着战争的阵痛:10岁的默罕默德在公园和朋友玩耍,突然两名拿着摄像机的人从一辆轿车里出现。

  默罕默德非常兴奋,相信很快就能登上电视,于是回家向父母报告。他的母亲,阿姆娜·穆罕默德——伊拉克水力资源部的一名工程师——也非常兴奋。

  但那天晚上,阿姆娜被一个电话震惊:默罕默德的那个小伙伴遭到了绑架,绑匪勒索了5万美元赎金。而在他们居住的曼苏尔区,这个绑架团伙又以丧心病狂著称:在一次绑架中,他们收到了钱,但最后还是杀死了人质。

  阿姆娜知道,默罕默德也被盯上了,因此第二天就让他离开了巴格达。在6小时的颠簸后,他和祖母乘坐车抵达了库尔德斯坦北部的苏莱曼尼亚,这位母亲后来告诉记者:“当孩子身处险境时,任何人都会这么做。”

  但对10岁的默罕默德,他感到的只有不适:“这是座陌生的城市,我没有一个朋友,由于匆忙,我甚至没有带一件玩具,直到几个月后,家人为我买了电脑,这时才感觉生活有了着落。”

《战地3》“断剑者行动”一关的截图,它就发生在默罕默德的“第二故乡”苏莱曼尼亚市。《战地3》“断剑者行动”一关的截图,它就发生在默罕默德的“第二故乡”苏莱曼尼亚市。

  今天,默罕默德已成为一名医生。对他来说,游戏已经成为活下去的全部,是游戏让他摆脱了初来乍到的烦恼,让他接触了全世界的玩家,并和他们一起为了共同的兴趣而战。而且,电子游戏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作为世界顶尖的《战地》玩家,他的游戏时间早已突破了2000小时,战绩超过了98%的对手。至于他的父母则对这一爱好表示欢迎,其中的一个原因是:至少在家里,他们的孩子是安全的。

  治安越混乱,游戏越好卖

  作为一名巴格达人,阿里·贾法尔在市中心拥有一家电玩商铺,他每个月都会记录两组数据:市内发生了几次恐怖袭击;当月本店的总销售额。最后的结论相当令人震惊:治安越混乱,店铺生意越好。其背后隐藏的原因是:现实越残酷,父母对子女的保护欲就越强,玩家就越希望沉浸于能摆脱现实的虚拟世界。贾法尔说:“于是,购买游戏便成了一种保护手段,至少,在家里不会有汽车炸弹,不会有在世界上最危险的街区游荡带来的生命危险。”

在“伊拉克游戏中心”,两名刚买下《美国末日》同捆版PS4的玩家与店主合影。在“伊拉克游戏中心”,两名刚买下《美国末日》同捆版PS4的玩家与店主合影。

  其实,游戏在伊拉克的兴起完全是近几年的事。在萨达姆统治时期,由于被国际社会制裁,每年只有少量PC和主机走私入境。2000年,萨达姆试图进口4000台PS2主机,“作为礼物送给国内儿童”,但最终没有成功,因为美军担心其芯片会被用于制造远程导弹。至于大多数伊拉克人接触游戏要等到3年后,随着美国大兵到来,各大城市出现了网吧,玩家们也重新活跃起来。

在2000年,PS2曾被作为“潜在军用物资”被禁止入境。萨达姆:怪我?在2000年,PS2曾被作为“潜在军用物资”被禁止入境。萨达姆:怪我?

  虽然设备是陈旧的,费用是昂贵的,进出需要安全检查,但伊拉克人无师自通,根据在巴格达工作的一位电信工程师阿卜杜拉描述,虽然时间上晚了几年,但伊拉克的电子游戏史和世界主流保持着一致。1995年前,父辈们在海湾战争前引进的Amiga计算机上玩游戏,接着走私入境的Sega Genesis开始传播,随后是从叙利亚偷运进来的二手PlayStation,唯一的例外是:任天堂的存在感一直很low。

2009年,在巴格达的网吧中,一名少年在玩CS2009年,在巴格达的网吧中,一名少年在玩CS

   在2003年美军入侵后,伊拉克的游戏潮流开始追赶世界,通常上市一个月后,大作就能在巴格达见到盗版产品。2008年后,一个稳定的玩家群体——大约2000人——开始形成,并不顾战火纷飞发展壮大,在今天,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有了自己的小圈子和活动据点。

  发电机驱动的PS3

  也正是因此,2012年,一位叫奥马尔·阿兰萨里的商人抓住了机会,在巴格达市中心开设了“伊拉克游戏中心”——如今其已成为当地最大的游戏商店之一。阿兰萨里说:“我的顾客确实越来越多,尤其是年轻人,他们对新事物非常感兴趣,但由于大环境使然,我的商店也存在着巨大的风险和挑战。”

“伊拉克游戏中心”的Facebook首页,13.9万个赞似有刷粉之嫌。“伊拉克游戏中心”的Facebook首页,13.9万个赞似有刷粉之嫌。

  对阿兰萨里来说,这些挑战不仅是安全问题,甚至进货也不容易:“在伊拉克,你很难有独立的进货渠道,大部分其实来自亚马逊之类的网站。”至于伊拉克的国产作品就更罕见了,即使有,质量也达不到公开发行的水平。在它们中,最有名的可能是即时战略游戏《Labaik Ya Iraq》,翻译过来是《伊拉克,我们响应你的召唤》,其画面甚至不足以与《命令与征服1》相提并论。不仅如此,盗版也非常严重:假如你愿意穿过危机四伏的街道,去巴格达市中心的商业广场,你花几美元就能买到《战地》和GTA的游戏光盘。

在巴格达市区,一名顾客在音像店挑选盗版光盘。在当地,一张盗版DVD的售价大约是1-1.5美元。在巴格达市区,一名顾客在音像店挑选盗版光盘。在当地,一张盗版DVD的售价大约是1-1.5美元。

  这些都影响了正规商店的销售。“我认为,在未来,随着购买力提高,将有越来越多的人为正版付款,另一个因素是游戏的网络化,如今许多单机作品设定了联机限制,这将最终消灭盗版。”阿兰萨里对记者表示,当然,事实证明,他的预言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实现。

  首先,网络是最大的问题,当地的电信基础设施非常差,甚至56K拨号上网都非常奢侈。几年前,一名ID为“FallenWolf”的驻伊美军对记者表示:“在伊拉克,即使《魔兽世界》的延迟通常也在1500左右,虽然近年来,无线网洛的引入改善了网速,但伊拉克经常有铺天盖地的沙暴,那时3G网络也会受到影响,不仅如此,某些区域的带宽是受限制的,假如大家都在上网,网速就卡的要命。”

  玩家要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电,电力在巴格达一直非常短缺,供应一般从下午4点开始,接着断断续续持续到半夜。也正是因此,电信工程师阿卜杜拉要在周日享受《最终幻想》,就不得不动用他那从黑市上买来的发电机,为了购买发电所需的燃料,他必须在加油站排四个小时的队,每月的电费和燃料费加起来超过了200美元,这些都需要他做小生意来弥补。当谈到这些时,阿卜杜拉显得尤其沮丧:“虽然我最近在巴格达大学英语系拿到了一个文凭,但说实话,我并没有因此获得更高的收入(来弥补游戏上的开销),至于跳槽更是不可能的,你的工作岗位(在巴格达一家电信企业负责互联网维护)早有数百人盯着,所以为了游戏,你只能用其它方式挣点小钱。”

自2003年美军占领后,伊拉克的治安问题挥之不去,在居民区,甚至正常的电力供应也是一种奢侈。自2003年美军占领后,伊拉克的治安问题挥之不去,在居民区,甚至正常的电力供应也是一种奢侈。

  此外,许多在线游戏商店,譬如Steam,都拒收来自伊拉克的信用卡,因为当地的支付安全存在问题。由此便诞生了一个新产业:如果你要在Steam上买游戏,必须先把钱付给一个有外国信用卡的中间人,他们大多属于“有关系”的那类,比如银行和政府雇员,而在收取高额的手续费方面,这些中间人又是毫不留情的。

  有了现实,谁还需要GTA?

  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伊拉克人喜欢什么样的游戏,身处战火中的他们是否与我们的口味一致?答案是否定的,譬如GTA系列在伊拉克的销量就并不好,许多玩家表示:现实中的巴格达就够残酷了,在里面你活得就像是GTA里的一个NPC,随时会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和子弹击中,既然如此,我何必要在虚拟世界中再体会一遍?

“伊拉克游戏中心”的橱窗,注意上市的《教团:1886》,从中也可得知这个国家民众的品味,另外,GTA只在左上角占据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  “伊拉克游戏中心”的橱窗,注意上市的《教团:1886》,从中也可得知这个国家民众的品味。

  日式游戏也一样,中东地区的审美观念和东方不同,阿卜杜拉就对记者抱怨说,整个伊拉克找不到一个能跟他讨论《最终幻想》的人。相反,一些军事类作品,比如《战地》和COD却很受欢迎。阿卜杜拉和默罕默德的许多同事都是《战地》和《坦克世界》的玩家,而且战绩很不错。这一切不只是为寻求刺激,而是生活影响了他们的审美取舍。

  默罕默德对记者表示:“上小学的时候,我便学会了如何使用AK-47步枪,而且我们一直生活在枪林弹雨中。也正是出于相反的原因,年轻一代的口味远比我们轻些,毕竟他们没有受到萨达姆政权的影响。据我所知,他们很多都喜欢《我的世界》之类的非暴力题材。”

《荣誉勋章:战士》截图,这些有美国军方背景的游戏反而得到了伊拉克人的欢迎。《荣誉勋章:战士》截图,这些有美国军方背景的游戏反而得到了伊拉克人的欢迎。

  当然,这些游戏往往有政治元素,而且都有军方人员的参与。其中的一个例子是《荣誉勋章:战士》,2012年,因为在游戏中泄露了行动细节,几名为其充当顾问的美军因此被政府起诉。此外,这些作品又以现实中的战争为背景,比如《战地》和COD就有众多关卡设定在伊拉克。但对伊拉克人来说,这并没有带来什么困扰。“事实上,任何以伊拉克为背景的游戏,在我们这儿都能得到好评,”默罕默德说:“毕竟它关系到我们的生活。考虑到恐怖分子给我们的不幸,这些游戏还具备了特别的意义:通过在虚拟世界中打击他们,我们仿佛就在痛殴这些暴徒本身。更重要的是,通过游戏,我结识了很多人、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尊重不同的价值观、文化、甚至生活方式,我对此感到很欣慰,而这些又是日常生活不能赋予的。”

  电子游戏改变伊拉克

  同样,默罕默德也相信,通过联机建立起来的友谊正对他和他的国家产生积极的影响:“有人告诉我,他害怕伊拉克人,以为他们都是恐怖分子。在认识我之后,他们改变了以往的看法,发现我们也只是普通人,正在受到恐怖主义的伤害。”

  一位22岁的挪威人,迈克尔·莫伊(Micheal Moe),现在成了默罕默德的铁杆好友,他们在网上认识,一起玩《战地》,每天都要用手机或Skype聊上几句。“由于他的国家依旧乱成一锅粥,因此只要他某天没有上线,我都会给他打个电话。”莫伊对记者说。

阿卜杜拉正在接受外媒采访,他长着一张典型的宅男脸。阿卜杜拉正在接受外媒采访,他长着一张典型的宅男脸。

  至于阿卜杜拉也同样珍视游戏中的好友:“过去,我的朋友不是被杀就是逃亡,而现实生活中,你很少能找到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但你在游戏中的朋友不一样,他们友善、和蔼、懂得尊重,绝对不会在背后捅你一刀。游戏当然不会解决现实问题,但对年轻人,它打开了一扇窗户。”

  2009年,在美军注视下,一名伊拉克儿童正在搬运PS3,这可能是“亲善”工作之一。直到今天,伊拉克人还离平静享受游戏的时刻相当遥远甚至对他们的亲人,譬如穆罕默德的母亲阿姆纳,游戏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尽管它和我们想象的有所不同:“我长期反对电子游戏,希望孩子能将更多时间用在学习上,但在这几年,我看到了奇妙的效果,电子游戏保证了孩子的安全,我们不用再为他在外面出事担心。”阿姆纳夫人说。至于电子游戏本身,她的心态依旧是复杂的,但她相信,当所有伊拉克人都能享受电子游戏的时刻,必定也是一个将被历史铭记的时刻,它标志着无数人日夜期盼的和平岁月到来。至于这个时刻何时到来,她仿佛被什么触痛了,只是叹了口气,摇头说道:“我不清楚,但显然还很远。”

  (来源:游侠网  编辑:记川忘川)

  

转载请注明来源:游戏正能量 揭密伊拉克游戏玩家生活
回复 取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