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主播与开发商的生态漫谈 是寄生还是双赢

    |     2015年4月16日   |   游戏杂谈   |     0 条评论   |    714

  随着游戏市场的扩大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游戏主播”这一新兴群体在游戏界崛起并迅速吸引了大量人气。看起来这些播客(视频分享)们既能带领玩家轻松愉快地体验游戏内容,同时又能帮游戏公司进行宣传,但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这么和谐吗?

  本月初,日本老牌游戏公司任天堂和Youtube知名游戏主播,被称作“喷神”Angry Joe的一场纠纷成为了业内关注的焦点,任天堂以“侵犯知识产权”为名要求Angry Joe停止直播《马里奥派对10》,并删除在他频道下的部分相关游戏视频,而Angry Joe则发推特表示愤慨,称自己为推广任天堂游戏不遗余力,却遭到如此待遇,今后将不再直播任天堂的游戏,也得到了不少支持。

种类繁多的直播项目种类繁多的直播项目

  回顾2014年,亚马逊以9.7亿美元收购著名游戏直播网站Twitch,国内各大直播站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一个大直播时代俨然已经来临,游戏主播和视频制作者不再是几年前单纯的爱好,而成为一种快速轻松的获利手段,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新兴的职业。每一款热门游戏开始测试或是正式发行,我们都能第一时间在网上找到各种直播,并实时观看游戏通关全程。各个主播的生存方式也有所不同,有走深度解说路线的,有走搞笑谐星路线的,有依靠签约入驻直播平台拿工资的,也有按流量收广告费或是开淘宝店的,当然这并不是本文中要讨论的话题,我们今天要说的是,作为所有游戏主播最核心的载体制造者,游戏开发商和游戏主播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传说中2014年国内主播的收入表传说中2014年国内主播的收入表

  在自然界中,存在着共生与寄生两种生态关系,共生,是指两种不同生物之间所形成的紧密互利关系,而寄生则是一种生物从另一种生物那里获取养分和生存环境,单方面收益和单方面受损的关系。游戏主播与开发商的关系,也能够简单的用这两种关系来解释,围绕着两者之间的争端,问题可以归纳为:游戏主播的存在到底是增加了游戏厂商的收益,还是从他们的收益中吸血养活了自己,且听笔者细细道来:

主播与开发商,是寄生还是共生?主播与开发商,是寄生还是共生?

  我买了游戏,我有没有权利直播?

  虽然这个问题和今天的话题也没有什么联系,但却是关系到游戏主播这个行业存在基础的关键问题。答案是:有。除了部分还在测试阶段并要求参加测试者签署NDA保密协议的游戏外,绝大多数正式发行的游戏在购买的同时也获得了展示和传播的权利。那么很多人要问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上面任天堂要Angry Joe停止直播时,Angry Joe就只能乖乖照办然后跑到推特上抱怨呢?这里就要说到缩写为DMCA的数字千年版权法(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在该法案中,当出现互联网著作权纠纷时,网络服务提供商必须承担起相应的责任。简单来说,只要任天堂能出示自己拥有该游戏著作权的证明,无论多不合理,Angry Joe就只有自己停止直播或是被Youtube扫地出门两种选择,而这两种选择的结果其实是完全相同的。

  传统单机,从视频通关党说起

  言归正传,近两年,一个新兴的玩家群体引起了业内人士广泛关注,他们称自己的视频通关党,具体又根据方式和平台有所区分,诸如直播通关党、优酷通关党等等。当和他们讨论游戏时,往往高谈阔论旁征博引,但深入接触后就会发现他们玩过的游戏其实并不多,对于游戏的了解主要是来自观看各种直播实况和视频,因为减少了自己攻略的时间,同时也没有资金方面的顾虑,他们一般会比普通玩家花费更短的时间涉猎更多的热门游戏。

像教团1886这种剧情较短又没有多人模式的单机,直播的打击是毁灭性的的像教团1886这种剧情较短又没有多人模式的单机,直播的打击是毁灭性的的

  这类人群的出现成为很多传统单机游戏开发公司反感游戏主播的最主要原因,对于传统单机游戏,特别是动作类、角色扮演类和解谜恐怖类游戏而言,游戏最大的乐趣就在于首次探索的过程。在厂商看来,游戏主播就像是在电影售票口喋喋不休讨论各种剧情的混蛋,其恶劣的影响不言而喻。目前我们并没有这方面的详细数据,即便是专业的市场调研机构,也很难告诉人们因为游戏主播,某款游戏的销量减少了多少百分比。但根据周边的一些调查,除了少数已经购入游戏,把直播当攻略看的玩家外,大多数观看完直播的人都不会再考虑购入该游戏,而他们原本大都是这款游戏的潜在购买者。

主机现在也都有直播功能主机现在也都有直播功能

  目前一些单机游戏公司开始依据DMCA法案对直播平台施压,采用强硬的姿势要求直播平台出面限制主播行为,代表莫过于本文开头的任天堂了,这部分属于亡羊补牢;另一些则将禁止直播或是录制视频上传的条款以比较婉转的方式写进用户协议,核心措辞大多为希望购买游戏的玩家不要剧透(Spoiler)影响到其他玩家的乐趣,然后在游戏发行前知会主要直播平台和视频网站,将涉及剧透的直播和视频上传扼杀于摇篮中。

  电子竞技,被收编的雇佣军

  相对于单机游戏厂商对主播的反感,电竞游戏厂商对游戏主播则表现出欢迎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因为第一批游戏主播大多出身于电竞游戏解说,就如同电竞解说所扮演的角色,游戏主播对于电子竞技游戏而言,同样起到了引导和推广的作用。究其原因,电子竞技游戏很少有单机游戏的一次性付费门槛,也没有太多的剧情元素,乐趣主要来自于和其他玩家的对抗,这方面并不存在重复性,也不会因为观看了直播而有丝毫减少。

  另一方面,电竞游戏的提升空间很大,可欣赏性也较强,除了推广效果外,直播间接增加了电竞游戏对玩家的持续吸引力,还给了退役或是现役的电竞选手一个额外的选择,对产业的健康发展也有助益。现在,很多厂商诸如暴雪和Riot Games已经开始将部分游戏主播纳入到自己的掌握之中,形成了一个良性的共生关系。

  独立游戏,是上帝也是撒旦

  说完了单机和电竞游戏开发商与游戏主播之间的关系,让我们换个角度谈谈独立游戏开发公司吧。作为独立游戏开发商,他们并没有能力像商业游戏公司那样投入大量宣传资金,已经拥有一定观众基础的高人气主播在他们眼里是非常重要的推广通道,对于主播而言,这些独立游戏开发商既无法成为寄生的宿主,也无法成为共生的伙伴,主播大多是以一种超然的姿势来选择独立游戏进行直播,这也使得游戏主播和开发商的关系发生了对调。

我的世界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就是借助主播大获成功的独立游戏最佳范例,这个由一个人开发,没有投入任何宣传费用的独立游戏用了短短不到五年的时间成为了电子游戏史上销量第三的游戏,前期的推广完全依靠的是Twitch上的游戏主播,这些主播给了独立游戏一个展示的平台,这个平台或许会让那些低品质的独立游戏无处遁形,但也同样能让优质的独立游戏脱颖而出大放光彩。

  MMORPG,擦身而过的路人

  MMORPG则是游戏直播领域的一个另类,即便是拥有着千万玩家的《魔兽世界》,也只有很少数玩家会去观看别人的直播,这方面和电竞游戏相比天差地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MMORPG是一个较为平淡且漫长的积累过程,这个过程中耐心所发挥的作用要远多于技术,所以使得直播缺乏吸引力。MMORPG热门直播主要集中在新游戏测试或是新资料片发行的那几天,然后迅速冷却,成为擦身而过的匆匆路人。

魔兽世界竞技场是Twitch上少量还有人气的MMORPG直播项目魔兽世界竞技场是Twitch上少量还有人气的MMORPG直播项目

   (来源:3DM  编辑:记川忘川)

转载请注明来源:游戏主播与开发商的生态漫谈 是寄生还是双赢
回复 取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