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游戏的工作是天堂?游戏测试员的残酷现实

    |     2015年4月20日   |   游戏杂谈   |     0 条评论   |    892

  有一种工作叫做游戏测试员,任务就是玩游戏,还可以领薪水,这在我们玩家听来简直棒透了!然而真相是残酷的,游戏测试员位居游戏产业最底层,待遇与环境非常严峻,绝对没有想像中那么美好。本文将向各位玩家介绍游戏测试员的职场生态。他们的责任、待遇、工作环境,以及隐藏其中的残酷现实,种种议题都会于本文揭秘。

游戏测试员的工作生态图游戏测试员的工作生态图

  游戏测试员的概观

  在早期游戏业刚发跡的时代,游戏开发以个人为单位,制作者得一肩扛起所有业务,其中也包含游戏测试。幸好早期游戏规模小且单纯,作者又熟悉自己写的程式码与运作原理,测试工作显得相当简单。尔后游戏规模渐趋复杂,制作者已无暇顾及游戏测试,厂商便成立QA(Quality Assurance,品质保证)的资源部门,专门负责游戏测试与品质管理,而游戏测试员就在其中扮演要角。

  游戏测试员负责测试游戏,并回报游戏心得感想给上层,做为调整开发方向的参考。游戏测试员的另一个任务是寻找BUG,得反覆尝试各种玩法与状况,将隐藏的BUG回报给开发部门,确保游戏品质。游戏测试员面对的游戏都是未上市的新游戏,这意味着他们有机会先睹为快,玩到一般人玩不到的新作,是这个职位屈指可数的好处。

  曾经被厂商狂操的游戏测试员指出,他每周至少工作65个小时,甚至多到92小时,远高于美国的标准工时(每周40小时),血汗程度与国内有得拚。

  接下来以美国的游戏测试员为例,介绍他们的工作生态与职场环境,可说是惨烈无比。包含血汗、过劳、低待遇与不受尊重等等,令人胆战心惊。

测试游戏其实是相当血汗的工作测试游戏其实是相当血汗的工作

  单调乏味的工作流程

  游戏测试过程刚开始可能会有趣,然而趣味很快就会被消耗殆尽。一般玩家玩腻游戏后大可不玩,游戏测试员可不能这么做,反倒得强迫自己不断玩下去。想像一下,你今天花12小时测试游戏,明天再花12小时测试相同游戏,接下来几个月你还得再花数百小时测试同款游戏。

反复玩游戏,找出隐藏的BUG反复玩游戏,找出隐藏的BUG

  在长时间的折磨后,你会被搞得面目全非加上心神憔悴,脑袋塞满挫折与绝望,只能槁木死灰地坐在电脑前,想办法撑过下一个小时。演变到这个地步,你真的会觉得游戏好玩吗?

  这就是游戏测试员的使命。他们得花无止尽的时间测试游戏,直到上层满意、游戏上架、或是拍桌子走路为止。业界有许多人对游戏怀有热情,却因为担任游戏测试员而被搞到抓狂,最后只能灰心地离开游戏业,从此不碰游戏的大有人在。

  根据Indeed.com的资料,三大节日(復活节、感恩节、圣诞节)之前是游戏测试员的需求巔峰期。厂商为了让游戏赶在佳节上市,会暂时增加游戏测试员的名额。

QA部门经常招开会议并交换意见QA部门经常招开会议并交换意见

  刻苦的工作环境

  游戏业绝非朝九晚五的理想职场,为了赶上开发进度,日以继夜的赶工司空见惯,被上层操得乱七八糟也是常态。部分开发商会要求游戏测试员加班测试,却不愿意付加班费。跟劳工局反应毫无意义,轻微的罚责对厂商不痛不痒,了不起把积欠的加班费赔出来,然后炒你鱿鱼,全面封杀你在游戏业的生路,谁敢雇用会举发厂商的职员呢?

测试员玩游戏还要撰写心得报告测试员玩游戏还要撰写心得报告

  为了生计,游戏测试员只得咬紧牙根,被迫待到凌晨甚至到天亮,睡眠不足是家常便饭。经过反覆加班后,游戏测试员各个满脸疲惫,大大影响工作与生活品质。游戏测试员通常有着营养不良的状况,他们疲累得没时间准备便当,只能以麦当劳或甜甜圈果腹,再灌一杯特浓咖啡提神,久而久之就出现各种不健康的征状,包含肥胖、疲倦无力、视线模糊、思考力低下等等。

测试动作游戏容易让双眼疲惫不已测试动作游戏容易让双眼疲惫不已

  游戏测试员没有特别的学历需求,只要你有基本的表达能力,能够持续玩游戏,就能够加入游戏测试员的行列。不过要注意喔,如果你想以游戏业作为生涯志向,建议跳过游戏测试员,直接去应征软件设计或美工之类的职位比较好,薪水较高又能累积资历。

一群游戏测试员共处一室测试游戏一群游戏测试员共处一室测试游戏

  最低阶的薪资待遇

  既然是工作,就算过程无聊,至少还有薪水领。不过游戏测试员的薪水绝对无法弥补你的付出,而且没有机会取得福利。以美国游戏业为例,企业的正职员工通常是领年薪,较末端的员工则是领月薪,有最基本的保障。然而游戏测试员通常只能领时薪,待遇从1小时8美金至16美金不等,还要被扣税。

担任测试者必须拥有无比的耐心担任测试者必须拥有无比的耐心

  这份时薪待遇比国内的基本时薪高上许多,却只略高于美国的基本时薪(7.25美金),是最低层的薪资等级,换算成年薪只有1.6万美金至3.5万美金。少数企业会聘用游戏测试员为正职员工,起薪略高于美国平均年薪的3万美金,资历较久的有机会升任为首席游戏测试员,年薪有望突破6万美金,不过能做这么久的人并不多,而且与软件工程师的平均年薪(9万美金)仍有相当差距。

  根据网站GlassDoor.com,只有极少数的厂商愿意提供时薪16美金给游戏测试员,如Big Fish Games。

  许多厂商有开放游戏测试员的兼职机会(所以待遇才会这么低)。事实上,愿意提供正职游戏测试员的厂商并不多。

正职测试员薪资行情(不含约聘者)正职测试员薪资行情(不含约聘者)

  难以获得同事尊重

  游戏测试员不只工作血汗,还缺乏地位与尊重。某家厂商的游戏测试员替厂商的新游戏测试了2个月,每周工作40小时,算是相当尽责。结果游戏上架后,厂商送给每位正职员工一份正式版游戏,却拒绝提供游戏给游戏测试员,摆明将他们视为次等职员。

  正职员工通常会获得福利与年终奖金,然而游戏测试员却没有这么好运。即使知道他们与正职员工一样努力,大部分厂商仍拒绝让游戏测试员获得额外福利,甚至不让他们参加团康旅游与节庆派对。更夸张的例子是这个:厂商通知正职员工于圣诞夜前来参加圣诞派对,却要求游戏测试员当天必须走后门,而且得前往另一个寒酸的地点参加“游戏测试员的圣诞节派对”,如此歧视的做法令人心寒。

  一位好的游戏测试员需满足以下需求:

  专注:能够专心观察,揪出BUG或是错误状况。

  耐力:可以忍受长时间的单调工作。

  叙述:必须精确描述游戏的感想、心得,以及BUG。

  书写:有时候必须用纸笔来撰写测试报告。

  态度:必须拥有过人的EQ,在压力下保持平常心,被压榨也不能摆脸色。

当玩游戏变成工作,就没有乐趣可言当玩游戏变成工作,就没有乐趣可言

  工作地位毫无保障

  比起工作造成的身心压力,毫无保障的工作权才是游戏测试员的痛处。许多厂商就不客气地表明,他们有权利任意解雇无法达成目标,或是无法满足厂商要求的游戏测试员。少数厂商甚至说出“你们的价值与续任资格,取决于抓出多少BUG”这种不厚道的话,对工作的效益与态度付之闕如。

大规模的游戏需要大规模的测试员参与大规模的游戏需要大规模的测试员参与

  游戏测试员的工作处境有多糟糕,从下面这则故事就能窥知一二。某个游戏测试员在团队里很受欢迎,理由是他能找到别人找不到的BUG,甚至能正确描述BUG的成因与结果;反观另一位测试员只能抓到普通的BUG,回报资讯又比他贫乏。可是到了最后,厂商只因为他抓的BUG比较少,便决定留任另一个测试员,而将他炒鱿鱼。

  几乎没有哪家厂商会规定测试员的年龄,通常只要成年就行了。可是别忘记游戏测试员非常劳累,不建议年纪太大的人去做。

  在家进行游戏测试可以吗?答案是没办法,理由是厂商不希望开发中的游戏在外面流传。

  只有极少数厂商愿意替游戏测试员加医疗保险,至于红利更是想都别想,想做测试员就要有这种觉悟。

在工作压力下,测试员露出麻木不仁的表情在工作压力下,测试员露出麻木不仁的表情

  没有任何升迁机会

  被解雇也就算了,至少给他一个痛快。就算能够待下去,还得面临升迁无望的窘境,几乎没有厂商愿意提供升迁管道给游戏测试员。无论是美国还是国内,厂商偏好经由人力银行的仲介来招募游戏测试员,只愿意提供他们派遣工的待遇。换言之,厂商把游戏测试员当成免洗筷来使用。

测试员必须加班,还经常拿不到加班费测试员必须加班,还经常拿不到加班费

  一位游戏业者就表示,当今的游戏业不尊重游戏测试员,只让他们进来做个半年至一年的短期工,随后解雇毫不手软。他看著许多人进来时还对游戏怀有热忱与抱负,却无法换到应有的待遇与尊重,事后只能灰心失意地黯然离去,令他感慨不已。“离职或许是就业生态的一部分,却不应该弄得这么冷酷无情。”游戏业者这么表示。

  厂商的QA部门会指派一个人来掌管,这个人就是首席游戏测试员。首席游戏测试员通常由开发部门人员来出任,负责统筹测试员的异动,与开发单位与主管阶级的关系亲密,整理测试员回报的BUG清单,以及追踪BUG是否抓干净。当游戏进入封测或公测,首席游戏测试员必须整理玩家所回报的BUG,让其他测试员实际跑一遍玩家回报的流程,藉以确认BUG的存在。首席游戏测试员的另一个任务,是确保游戏能够通过第三方的分级审核,如ESRB或PEGI。

  很少听到哪个厂商会替游戏测试员加薪,通常只有减薪与炒鱿鱼。

  只有正职的游戏测试员才有可能获得假期,问题是很少厂商愿意提供正职的测试员职缺,领时薪的游戏测试员就别妄想假期了。

每天玩游戏,玩到抓狂还玩不完每天玩游戏,玩到抓狂还玩不完

  必须替厂商背黑锅

  即使游戏经过游戏测试员的反覆测试,仍然可能有漏网的BUG,尤其是近代游戏规模庞大,厂商为了让游戏尽快上市而压缩开发期,使得BUG远比过去难抓。倘若游戏推出后还发现BUG,厂商就会拿游戏测试员开刀,甚至将旗下所有测试员炒鱿鱼,很少反省自己的问题所在。

喝水喝到鼻子上,不算BUG却仍得回报喝水喝到鼻子上,不算BUG却仍得回报

  根据业界的观察,测试员回报的BUG远比修正的BUG还要多,那为什么开发部门不将BUG逐一修正呢?理由是修正BUG需要耗费开发资源,厂商会判断哪些BUG值得修。如果修正BUG的利大于弊,厂商才愿意去修正,反之就可能将BUG放置不理。厂商知道BUG可能会影响信誉,却经常贪图方便而混水摸鱼,实在是不足取。

  “厂商出包总是拿我们测试员当炮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游戏测试员说,“上层把我们的BUG回报当耳边风,有问题就推到我们头上。即使BUG曾经出现在回报清单内,他们也会将责任撇得一干二净。”

  “厂商赶著推出游戏而要求加班,把我们当成奴才使唤,又吝于提供应有的待遇与尊重。”这类的抱怨在游戏测试员的圈子内比比皆是。

  游戏测试员不需自备相关软件,厂商会提供开发套件或相关软件给你用。

发现BUG代表又得写报告,超无奈发现BUG代表又得写报告,超无奈

  BUG捉不胜捉

  BUG是游戏测试员的敌人,而且远比想像中难抓。某些BUG会在特定的情况下浮现,找到这个状况就是游戏测试员的重责大任,光靠几个测试员很难过滤所有状况。当测试员发现BUG后,必须撰写报告回报给开发部门,问题是描述BUG状况并非易事,加上对程式运作流程不熟悉,要精淮描述简直难上加难。

玩到一半发现错误,就得赶快写报告玩到一半发现错误,就得赶快写报告

  就算开发部门宣称修正了BUG,也不代表BUG会彻底消失,确认BUG是否消灭的重担最后又跑回测试员身上,令测试员筋疲力竭。更惨的是修正后的游戏可能会产生新的BUG,这代表测试员必须回头重新找BUG,像头无头苍蝇似地反覆打转,整个斗志都垮了下来。

  提到BUG很多,笔者的一个想到的厂商就是Bethesda。他们的游戏很好玩,BUG却多到难以计数,即使是最近的《上古卷轴Online》仍然能找到许多BUG,BUG似乎成为他们的另类特色。笔者当年玩《上古卷轴2》就因为BUG太多而玩得七窍生烟,很难想像他们居然敢这样就拿出来卖。而且当年没有网路可以更新游戏,一整个惨兮兮。

  Ubisoft的游戏也经常因BUG而被网友吐槽。《大革命》甚至出现路人在空中散步的神奇BUG,令笔者啧啧称奇。

《刺客教条:大革命》恐怖的贴图错误BUG《刺客教条:大革命》恐怖的贴图错误BUG

  有委屈只能吞下去

  许多人对游戏产业怀有错误认知,使得游戏测试员的志愿者络绎不绝,可惜游戏业并没有珍惜这个机会。企业只凭心情来决定测试员是否留任,与团队产生冲突便切割,对工时有意见就等于找麻烦,争取福利被视为异端。胆敢表达不满的游戏测试员就会被直接踢出去,而制度与冲突仍旧留在原地,等著让下一批游戏测试员倒大楣。

  当游戏上市后,非正式职员的游戏测试员通常是被解雇,不会有离职金与奖金,更不可能升格为正职员工。就算测试员在测试过程中展现其天分与潜力,仍然无以回天。游戏测试员没有相关的工会或组织,使得他们经常受到各种委屈,只能自己吞下去。连美国这么先进的国家都摆烂,其他国家就更不用说了。

明显的BUG没除掉,游戏测试员有得受了明显的BUG没除掉,游戏测试员有得受了

  游戏测试员是否有机会组成公会或团体呢?理论上是可以,然而却不切实际,理由是目前游戏业对此缺乏共识。就算一群测试员组成测试员工会,面对厂商不打算续约,或是不愿提供正职员工的情况,工会也莫可奈何。测试员供过于求的现象也让业界肆无忌惮,厂商有很多管道可以找到新一批测试员,根本不把工会放在眼里。

  游戏测试员回报BUG状况分成4个流程,分别是鉴别、回报、分析与验证。第一步是鉴别,必须先发现BUG,才能展开后续作业。第二步是回报,测试员将状况回报给开发单位,包含游戏资讯Log档、画面截图,甚至是录影存证,较具规模的厂商会开发BUG追踪程式给测试员使用。第三步是分析,这部分是开发单位的任务,根据回报资料来检查程式结构,找出问题所在并加以修正,有必要的话会要求测试员提出更精确的回报资料。最后一步是验证,开发单位会将修正后的游戏交给测试员,检查BUG是否确实消失。

《战地》中发现让人物变成长颈鹿的BUG《战地》中发现让人物变成长颈鹿的BUG

  学不到新知识

  工作的魅力之一是能够学习新知,然而游戏测试员却没有这么幸运。游戏测试员只能反覆测试游戏加上写报告,完全没有学习知识的机会,更不可能从中攫取智慧(除非你把写报告培养锻炼表达能力这点算进去)。说难听一点,想从游戏测试中学到知识,就和缘木求鱼一样痴人说梦。

Daedalic Entertainment的测试员正在玩游戏Daedalic Entertainment的测试员正在玩游戏

  游戏测试员是现实的牺牲者

  看到这里,大家对游戏测试员的生态应该有个底了吧。或许听起来匪夷所思,然而种种血淋淋的事实放在眼前,我们不得不承认,游戏测试员的待遇实在是惨不忍睹。游戏测试的重要性无庸置疑,厂商却联合压榨这个环境,扭曲游戏测试的生态,消耗对游戏怀有热忱的人才,实在是要不得。

书籍有时会美化游戏测试者的工作书籍有时会美化游戏测试者的工作

  游戏明明是替玩家带来梦想的产物,为何厂商会这样苛待游戏测试员?答案很简单,就是为了钱。厂商为了加速游戏推出速度,持续对开发商施压,迫使他们的业务量激增,游戏测试员首当其冲。开发游戏需要大笔预算,厂商就把脑筋动到游戏测试员身上,只愿意提供基本薪资的待遇,不想做就滚蛋,大不了再找新的。游戏测试环节的基础不稳,之后的程式、美术与音乐等环节就会受到影响,到头来吃亏的仍是厂商自己。

  顺带一提,除了QA部门的测试员外,还有一种名叫SDET(software design/development engineer in test,测试软件设计开发工程师)的测试员。SDET并非末端的测试员,而是与软件工程师同级,甚至更高级的职等,任务是开发软件测试的框架与自动化工具,藉此攻击原始程式,进而找出程式的漏洞。SDET需要扎实的程式能力,而且有很大的发言权。SDET是微软创造的职称,旗下的每个开发团队都是由SDET、PM(Project Manager,专案管理师)和SDE(Software Development Engineer,软件研发工程师)三者所组成。

被游戏过程搞到头昏脑胀的测试员被游戏过程搞到头昏脑胀的测试员

  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游戏测试员依旧努力尽到本分,给玩家一个尽善尽美的游戏体验。我们玩游戏能这么乐趣十足,没有BUG出来闹场,游戏测试员无疑是重要的无名功臣,在此感谢他们的默默付出。我们也由衷希望厂商能够正视游戏测试的环节,给游戏测试员应有的待遇与尊重,别为了利益而搞垮游戏业的生态。

  (来源:17173  编辑:记川忘川)

  

转载请注明来源:玩游戏的工作是天堂?游戏测试员的残酷现实
回复 取消

*